江西体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江西体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8 08:27:0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8]http://www.openculture.com/2016/10/isaac-asimov-laments-the-cult-of-ignorance-in-the-united-states.html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14]https://www.guancha.cn/LuoSiYi/2020_08_05_560119.shtml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世界的征服多数情况下意味着从与我们自己肤色不同、鼻子稍扁的那些人手里把土地夺走。当你仔细地审视时,这并非一件美妙的事。只有观念能实现这种征服。不是虚假的感情,而是一种对于观念的无私的信仰——这是你可以树立的某种思想,向他膜拜并祭祀的事情……[11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什么美国舆论众口一词一边倒地指责中国?因为这个丧失了反思自省能力的国家,无论是精英还是民众都只能在指认外国敌人这方面找到一致性,除此之外在几乎任何问题上都没有共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此这般的离奇荒诞,并不是少数人的所作所为,其中既有精英层的恶意操作,也有美国普通民众的呼应配合,所以应该被视为是整个美国社会的一种病态行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场“牛仔竞技”前的入场式,参加者高举美国国旗。(图自英文维基百科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据尼尔·弗格森的数据,在现代美国的版图内,1500年时有200万名原住民,到了1700年只剩下75万,到1820年只有32万多了。[9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明这些事实桩桩触目惊心——人口占世界人口比例约4%的美国,其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却占全球的20%以上;其接纳人口不到总人口1%的养老机构,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却占全国的40%;每1450名美国黑人中就有一人死于新冠肺炎,是美国白人的两倍多;美国两所监狱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比新西兰整个国家还多;还有,失业率上升到14.7%,达到1948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,超过2600万人失去了工作……[1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众所周知,早在1620年“五月花”号上的欧洲白人进入北美之前,曾经还有一批英国移民在今天的佐治亚州海边建设了Jamestown基地,但没过多久这批先行者就全部死亡了。“五月花”号上这批移民中的一部分之所以活了下来,是因为他们幸运地得到了普利茅斯附近原住民慷慨热情的帮助,让他们度过了最困难的一个冬天。这是关于感恩节由来的说法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就是说,白人殖民者在美洲不仅只是杀人、奴役和掠夺,他们还创造各种说法以掩盖真的事实,制造假的真相。而后面这个事情,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征服。约瑟夫·康拉德在《黑暗的心》一书中写道: